美联储年内二次降息 未来不排除重启QE

?

摘要

[FY的联邦降息不会排除未来重启量化宽松的可能性]北京时间9月19日凌晨2点,美联储宣布9月FOMC会议的决议,宣布降息25个基点。调整联邦基金利率目标范围至1.75%-2.0%,同时将超额准备金率降低30个基点至1.8%。这是美联储今年以来第二次降息,表明美国经济的内外部压力正在增加。此次降息符合市场预期,但未来货币政策走势的态度不及预期。美国主要股指经过短暂跳水后反弹。截至收盘,道琼斯指数和标准普尔500指数分别上涨0.13%和0.03%,十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下降至1.77%,美元指数保持在98.5左右。 (证券日报)

北京时间9月19日凌晨2点,美联储宣布了9月FOMC会议决议,宣布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联邦基金利率目标范围调整为1.75%-2.0%,而超额准备金率下跌30点至1.8%。这是美联储今年以来第二次降息,表明美国经济的内外部压力正在增加。此次降息符合市场预期,但未来货币政策走势的态度不及预期。美国主要股指经过短暂跳水后反弹。截至收盘,道琼斯指数和标准普尔500指数分别上涨0.13%和0.03%,十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下降至1.77%,美元指数保持在98.5左右。

内外部压力导致美联储再次降息

从内部看,美国经济已进入下降通道。自今年年初以来,美国经济增长逐季度下降,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分别增长3.1%和2%。目前,尽管就业市场表现良好,但8月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为49.1,这是自2016年9月以来首次跌破荣耀线,表明美国制造业开始萎缩。在19财年的前11个月,美国财政赤字达到1.07万亿美元,占GDP的4.4%,创历史新高,表明美国债务前景和财务状况都不容乐观。随着特朗普减税政策的刺激逐渐减少,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抑制了企业投资,强劲的美元和贸易保护主义扩大了贸易赤字,第三季度首席执行官经济前景指数已降至2016年底以来的最低点。它表明美国经济将继续下滑。从外部看,全球经济正在放缓,世界贸易形势不容乐观,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加剧。特别是,欧洲央行最近宣布了一系列宽松的刺激政策,例如降息和重启量化宽松政策,导致美元指数被动走高,这不利于改善美国贸易赤字也是一个重要考虑因素。美联储再次降息。

有可能再次开始量化宽松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如果经济有下行风险,则可能需要进一步降息。但是,美联储的点矩阵表明,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内部存在很大差异。 17位官员中有7位认为今年的利率将进一步降低25个基点,但是5位认为年底前联邦基金利率将为2.0%-2.25%。应该降低利率。到2020年,八名官员预计将再次降息,但七名官员将至少一次或两次提高利率。为此,鲍威尔不得不重申货币政策对数据的依赖性,这表明美联储未来将继续以更大的不确定性降低利率,具体取决于美国经济的基本数据。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短期融资市场的隔夜回购利率突然飙升,创下了10%的历史新高。国际金融市场对“美元短缺”感到恐慌,迫使纽约联储连续两天向市场注入流动性。这引发了市场对美联储可能提前重启量化宽松政策的预期。鲍威尔还表示,如有必要,它将继续注入流动性,并将进一步评估未来何时恢复资产负债表的有机增长。这表明随着未来的变化,不排除美联储将再次重启量化宽松。然而,作者预测,即使重新启动量化宽松政策,也将是小规模,缓慢的资产购买,而不是类似于2008年金融危机的大规模,快速扩张。

美联储降息后,巴西央行宣布降息50个基点,阿联酋、中国香港等地区也跟随降息25个基点,宣告全球新一轮宽松潮。但这难掩全球美元流动性增速下降态势。根据BIS的数据,尽管2019年一季度全球美元流动性(境外美元贷款+美元债券发行)增速较上季度回升0.7个百分点,但仍低于2018年4.6%的季度平均增速,尤其是亚洲、拉美等新兴市场地区美元流动性增速下滑明显。今年以来,美元指数高位运行推高了全球美元融资成本,世界经济下行加重避险情绪,投资者奔向美国国债等安全资产导致美元回流美国,上述一系列因素使得今年全球美元流动性总体上处于趋紧的态势。新一轮降息可在一定程度上降低融资成本,但在当前形势下,降息恐难成为拯救经济的“灵丹妙药”。要解决当前全球经济面临的困境,不仅需要各国自身财政货币政策的配合,更需要国际之间的相互协作,消除全球经济运行的不确定性,为经济增长创造平稳的国际环境。

(文章来源:证券日报)

(责任编辑:DF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