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胡乱华的开启者刘渊:一个披着匈奴贵族身份外衣的“精神汉人”

  刘渊,是西晋末年匈奴汉国的开国皇帝。刘渊作为匈奴人,他的形象在很多人心中应该是这样的:

  5121d042fdc9487083877c39ac434bcc

  匈奴贵族形象

  然而,刘渊的真实形象其实是这样的:

  873aac7d66b847378f59b6f319ecf77c

  魏晋名士形象

  人们之所以会产生如此的印象偏差,是因为对匈奴的认识仍停留在汉武帝时期的缘故,而对之后匈奴的历史鲜有关注。实际上,匈奴族直至南北朝时期才彻底从华夏历史上消失,融入汉、鲜卑等族。

  汉武帝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汉大将军卫青在漠北决战中击溃匈奴大单于伊稚斜,同时骠骑将军霍去病封狼居胥,自此匈奴进入了衰落期和分裂期,互相攻杀,一段时期曾有五单于并立。到了汉宣帝时期,匈奴分裂为南北两部。南匈奴单于呼韩邪与其兄北匈奴郅支单于在争夺草原霸权的过程中失败,于是南下依附汉朝。呼韩邪单于在西汉甘露三年(公元前51年)到长安朝见汉宣帝,他也成为了第一个南下朝见汉朝皇帝的匈奴单于。呼韩邪不仅内附,还于元帝时期自请当大汉的女婿。他娶的夫人就是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的王昭君。

  ca58ffbdb1d3468d9483d707ba89c979

  杨幂版昭君出塞剧照

  自从有了汉朝这个超级靠山后,呼韩邪单于在汉军的帮助下重新打回大漠,取得了匈奴单于之位。同时,北匈奴被打的西迁,从此消失在了华夏历史中。虽然呼韩邪单于回到了草原,但是当初内附的部众相当一部分留在了汉朝境内,逐渐融入了汉人的生活中。这也是华夏历史上匈奴人的第一次大规模内迁。

  西汉末年,外戚王莽篡位建立新朝,匈奴和汉朝边境已经四十年无战事。自汉武帝以来日益衰落的匈奴,重新在塞北兴盛起来。王莽觉得匈奴是新朝的祸患,于是开始打压匈奴。他不仅收回了汉宣帝颁给呼韩邪单于的金质“匈奴单于玺”,另发“新匈奴单于章”,不久又将“匈奴单于”的称号改为“恭奴善于”、“降奴服于”,在政治上降低匈奴的地位。同时,效仿汉武帝的推恩令,以新朝大军在边境施压,强行将匈奴分为十五个部分,立呼韩邪的子孙十五人为单于,在形式上将匈奴分裂。王莽的政策引起了匈奴的不满,匈奴再次开始骚扰边境。

  "初,北边自宣帝以来,数世不见烟火之警,人民炽盛,牛马布野" 《汉书.匈奴传》

  王莽败亡,东汉初立,匈奴却仿佛进入了历史轮回。匈奴再次内斗,当年的南匈奴呼韩邪的后代再次分裂为南匈奴和北匈奴。匈奴八部族人拥立韩邪单于之孙日逐王比为南匈奴单于,与北匈奴的蒲奴单于分庭抗礼。南匈奴在日逐王比的带领下,走上了跟他爷爷当年一样的道路:南附汉朝。汉光武帝刘秀将匈奴安置在了河套草原。

  之后,东汉政府开始率领南匈奴、鲜卑、乌恒等部落攻击北匈奴。东汉永元元年(公元89年),大将军窦宪、耿秉大破北匈奴,将北匈奴的势力逐出草原和西域。北匈奴被迫西迁,不知他们在西迁路上会不会遇到百年前西迁的前辈们。至此,剧情和呼韩邪单于时代并无多大区别。然而,东汉政府对于匈奴在西汉末年再次强盛的事实心有余悸,为了不重演历史,东汉政府没有放南匈奴北归,仍将其留在了河套地区,享有自治权。但东汉政府对匈奴的管理是十分严格的,监视匈奴的官员有权力根据情况诛杀匈奴单于。匈奴族从此再也没有回过北方故乡。而漠北草原,则渐渐被汉的仆从军鲜卑占据。

  到了东汉末年,黄巾起义爆发,天下大乱,东汉征调南匈奴军帮助镇压起义。单于之子於夫罗率军来到中原,结果他刚走,南匈奴就发生内讧,老单于被杀,於夫罗就继承了单于之位。於夫罗向汉灵帝请求借兵回到河套,但汉灵帝已经重病,无力管南匈奴的事。而南匈奴内部又怕於夫罗报复,自立了一位新单于。所以於夫罗就滞留在了中原,驻扎在并州平阳郡(今山西临汾)一带。东汉献帝兴平二年(195年),外戚董承请於夫罗帮助与李、郭汜作战。於夫罗趁机率军劫掠并州、关中,蔡文姬就是这个时期被劫掠至匈奴部落的。所以,历史上蔡文姬流落的匈奴地区其实是山西临汾,而并不是茫茫漠北草原。

  7230c28e2dad4f4d9814de5ec5de4f49

  东汉末年的南匈奴势力范围

  后来,南匈奴内乱被平定,汉献帝下诏另派人管理河套南匈奴部落,依旧不让於夫罗回到河套。於夫罗单于在之后参与了中原大混战,先后与袁绍、袁术、曹操等人合作和交战。他死后,其弟呼厨泉向东汉丞相曹操投降,成为了南匈奴单于。到了建安二十一年(216年),曹操晋位魏王。呼厨泉单于来到邺城朝见曹操,而曹操很忌惮南匈奴的实力,于是将呼厨泉单于留在了邺城,派右贤王去卑管理河套南匈奴。之后,曹操仍不放心,遂将南匈奴分为五部内迁,左部居太原故兹氏县(今山西省汾阳东南)、右部居祁县(今山西省祁县东南)、南部居蒲子县(今山西省隰县)、北部居新兴县(今山西省忻县)、中部居大陵县(今山西省文水县)。五部虽仍以匈奴人为帅,但配以汉人为司马监督,掌握实权。五部人马不得离开驻地,否则地方官员有权直接对其进行镇压和诛杀。

  6179c64bf7ca4105a49038854a70fdad

  建安二十一年后的匈奴:完全进入中原

  至此,昔日草原霸主匈奴族彻底进入中原地区,沦为附庸,失去了独立地位。河套地区则成为了羌胡杂居之地。曹操任命的五部匈奴帅之中,左部帅刘豹是单于於夫罗的儿子,刘渊就是刘豹之子。

  刘渊的父亲刘豹,是史书上记载的第一个以刘为姓的匈奴贵族。他们这一支以汉匈和亲为由,认为自己是汉朝皇帝的外甥,有皇室血脉,因此用刘为姓。

  刘渊,字元海,生于魏嘉平年间(魏帝曹芳在位)。刘渊自幼爱好汉学,拜大儒并州上党人崔游为师,学习《诗经》、《京氏易》和《马氏尚书》。同时,他还研读《史记》、《汉书》、诸子百家的著作,尤为喜爱《春秋左氏传》、《孙吴兵法》。刘渊常对自己的同学朱纪、范隆说:“我每次看书的时候,都鄙视随何、陆贾缺乏武功,周勃、灌婴缺少文才。道应由人来发扬光大,君子不应该有任何短板。随何、陆贾遇上汉高皇帝而不能够建立起封侯的功业,周勃、灌婴跟随汉文帝而不能开创教化的大业,可惜啊!”当时并州名士都很欣赏刘渊,出自世家名门太原王氏的王浑主动与其结交,并让自己的儿子王济去拜见他。

  7bdf0ebe4ffc49ca88c5df836ae242a3

  魏晋名士风采

  刘渊,一个匈奴人,以刘为姓,还有字。同时,他又能拜大儒为师,学习《诗经》、《京氏易》这种汉人官学,可见内迁并州多时的匈奴族在刘渊少年时期就已经有了严重的汉化倾向。而太原王氏的王浑,是东汉代郡太守王泽之孙、曹魏司空王昶之子,这种豪门子弟都与刘渊交好,说明刘渊此时已经融入了并州士族圈子,他并不像匈奴部帅之子,而更像一个汉人名士。这也让他在匈奴部落内显得卓而不群,威望日增。

  同时,刘渊是一个心有大志的人。随何、陆贾是高皇帝刘邦时期的文臣,曾经游说九江王英布和南越王赵佗,使二人降汉。周勃、灌英更是汉朝开国名将,刘渊却嫌弃他们不是文武全才。刘渊本身膂力过人、善于骑射,又学习了汉人经典,所以自视甚高。但是由于他匈奴人的身份,他一直没有建功立业的机会。

  刘渊人生中第一个转折点,是在咸熙年间作为质子来到了繁华的京师洛阳。已经同武帝司马炎成了亲家的王浑向司马炎推荐刘渊,司马炎于是召见了他。司马炎对刘渊评价很高,认为刘渊的仪表气度超过了春秋时的由余、汉武帝时期的金日。而王浑之子、驸马王济则认为刘渊的能力也超过由余、金日,可以担任伐吴重任。大臣中,身为孔子后人的孔恂和外戚杨珧都极力反对任用刘渊,他们认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刘渊这种人,一旦给予建功立业的机会,就压制不住了。钟会灭蜀后妄图割据益州之事就在眼前,武帝司马炎谨慎思考后没有任用刘渊,只让他担任左部帅、五部大都督治理匈奴本族事物。

  dcf1b631b1b146bd810d0249d2ccf70d

  晋武帝司马炎像

  在灭吴之前,晋朝西北的的秦、凉二州发生了鲜卑人秃发树机能叛乱。这场动乱本不足惧,但是晋朝内部派系林立,世家大族勾心斗角,使得西北局势越发糜乱。鲜卑人秃发树机能连败西北大将胡烈、苏愉、牵弘、杨欣,攻陷凉州,威震天下。晋武帝惊呼:“虽复吴蜀之寇,未尝至此。”这时,并州上党人李向武帝推荐刘渊,想让他率领匈奴人马开赴西北平叛。这时,孔恂再次以“蛟龙得雨,不复池中之物”为由打消了司马炎启用刘渊的念头。

  这件事对一心想建功立业的刘渊打击很大。东莱人王弥离开洛阳,刘渊到九曲河滨为其践行。刘渊久居洛阳,看到王弥东返故乡,一时忘情,对王弥说:“王浑、李都是并州人,所以熟知我的才能,故而向皇帝推荐我。可是群臣总是因为我的身份而诋毁我,我根本没有做官的想法,你是知道的。恐怕我会死在洛阳,与您这一别,恐怕再无相见之日”。说罢,刘渊罕见失态,大声感慨呼喊,在座之人纷纷感动落泪。恰巧这一幕,被武帝司马炎的弟弟,齐王司马攸看到了。齐王司马攸认为刘渊是祸患,劝武帝杀了刘渊,以绝后患。最终,又是王浑力保,刘渊才活了下来。

  刘渊在晋武帝时期,一直担任闲职,如果不是并州士族的力保,可能刘渊早就死在了洛阳。但他在洛阳的经历对于他是宝贵的,刘渊在帝国的中央结交了士人精英,并推诚相见。他注重养名,乐善好施,他的名声不再局限于并州,而是远播幽州、冀州。人们不再将他仅仅当成是一个异族王子,而是将他看做豪杰名士。晋惠帝登基后,晋朝进入了动荡期,人到中年的刘渊,终于等来的机会。

  八王之乱,举国动荡,这让拘禁在并州一隅的匈奴族也不安分起来。刘渊的叔祖刘宣认为,司马氏骨肉相残,是上天赐给匈奴人兴邦复业的机会。他暗中派人联络刘渊。此时的刘渊,效力于晋惠帝的弟弟成都王司马颖,一时难以脱身。于是刘渊让刘宣暗中集合力量,伺机而动。

  成都王司马颖,志大才疏,率军进攻洛阳城中的异母兄弟长沙王司马。结果被杀七万余人,本已准备撤退。岂料洛阳城内的东海王司马越突然反水逮捕了长沙王司马,开城投降。成都王司马颖捡了个大便宜,成为皇太弟,实力如日中天。但他目光短浅,不留在洛阳控制全局,反而返回自己老巢邺城。这使得东海王司马越控制了朝廷。

  不久,东海王挟持晋惠帝讨伐成都王,却被打败。成都王志得意满,认为天下再无敌手,不曾想随后就遭到东海王司马越反击。后者联合其弟并州刺史东赢公司马腾、幽州刺史王浚(不是灭吴的王浚)进逼邺城。幽州刺史王浚的军队有个特点,就是让鲜卑、乌丸骑兵充当雇佣兵,勇不可当。成都王屡战屡败,刘渊抓住时机,自请回并州发匈奴五部之兵,替成都王打下幽、并二镇。成都王知道匈奴兵骁勇,正好用以对抗鲜卑兵,于是同意了刘渊的请求。

  刘渊临走前还展现了自己的战略眼光,当时成都王司马颖为躲避东海王的兵锋,想挟持皇帝南下洛阳,放弃老巢邺城。刘渊极力劝说成都王司马颖不要轻易放弃邺城。他认为强者,应该一直保持强势。成都王是皇帝亲弟弟,是至亲。而东海王不过是宗室疏属,两者地位不同。如果成都王一旦率军南逃洛阳,这就是示弱于人,会使人心涣散。离开了河北邺城老巢,到时侯谁还会追随一个落魄王爷?结果司马颖不听,放弃邺城,不久就败亡了。

  回到了匈奴的刘渊,仅二十天就聚集了五万之众。刘宣等人要拥立他为大单于,但是刘渊拒绝了。在刘宣等人的心中,他们一心复兴匈奴一族,想要“复呼韩邪之业”。但是刘渊是一个系统接受了汉化教育的人,在他的心中,呼韩邪一个投降了汉朝的单于何足道哉?他是要“承高皇帝之业”,重建汉朝。他认为,匈奴人既然是汉朝的外甥,汉朝早就灭亡了,那他本人作为大汉血亲就应该继承大汉。

  3c18eb32a9144a4db3ed818e8c2d39f3

  刘渊自立为汉王

  因此,他不仅不接受单于称号,还自立为汉王。追尊蜀汉后主刘禅位孝怀皇帝,同时以汉朝皇帝为祖先,立三祖五宗神位而祭之。三祖,分别是汉太祖高皇帝刘邦、汉世祖光武皇帝刘秀、汉烈祖昭烈皇帝刘备。五宗,分别是汉太宗文皇帝刘恒、汉世宗武皇帝刘彻、汉中宗宣皇帝刘询、汉显宗明皇帝刘庄、汉肃宗章皇帝刘。

  永兴元年,元海乃为坛于南郊,即汉王位。下令曰:“昔我太祖高皇帝以神武应期,廓开大业。太宗孝文皇帝重以明德,升平汉道。世宗孝武皇帝拓土攘夷,地过唐日。中宗孝宣皇帝搜扬俊,多士盈朝。是我祖宗道迈三王,功高五帝,故卜年倍于夏商,卜世过于姬氏......孤今猥为群公所推,绍修三祖之业。顾兹暗,战惶靡厝。但以大耻未雪,社稷无主,衔胆栖冰,勉从群议。”乃赦其境内,年号元熙,追尊刘禅为孝怀皇帝,立汉高祖以下三祖五宗神主而祭之。

  晋书卷一百一载记第一

  刘渊初建的汉国在并州左国城,此时是晋永兴元年(公元304年)。刘渊一建国,就打败并州刺史东赢公司马腾,接连攻下太原、泫氏、屯留、长子、中都。此时新任并州刺史刘琨成功在晋阳站稳脚跟,成为了刘渊最大的对手。有趣的是,刘琨是汉中山靖王之后,不同于先主刘备那一支没落的窘境,刘琨祖上一支世代高官,是有名的大士族。而刘渊以汉朝外甥后人自称,并州成了两位“汉室后人”的角逐场。

  在永嘉元年(公元307年)以前,刘渊的汉国并没有多大进展。直到这一年,石勒、王弥前来投奔,使得刘渊国力大增。石勒,是羯人,曾被东赢公司马腾卖为奴隶,乱世之中与成都王旧将公师藩、汲桑联合,但被西晋名将苟打败,只得投奔刘渊。王弥就是当年刘渊在九曲河滨送别的那位,自天下打乱后,纠集人马为祸青州一带,走投无路了投奔了自己的老朋友刘渊。

  85d0ee1f15f449c39e652ed44a21781d

  石勒

  到了永嘉二年(308年),刘渊应谋臣刘殷、王育的建议,集中兵力攻击刘琨,想占据并州后称帝。同时派儿子刘聪率军攻取关中,以关中为根据地。同时他让石勒、王弥自立一军,前者攻打河北,后者攻打青徐。

  半年后,刘渊终于攻克了并州平阳郡,占据并州大部,改元称帝。刘渊此时的身体状况已经大不如前,为了能够尽快灭亡晋朝,刘渊改变策略,于永嘉三年(309年)开始集中兵力进攻并州上党郡。当时上党郡仍在刘琨的势力范围内,只有攻下了上党,汉国铁骑才能打开南下洛阳的通道。这是一场大战,汉军统帅刘聪、王弥击败刘琨、东海王司马越的数万大军,成功逼降了上党太守庞淳。从此,并州刺史刘琨更只能保有自己的晋阳一隅之地。

  这一年八月,刚刚打下上党的刘聪为统帅,率军一攻洛阳。此战东海王司马越调度有方,加之刘聪轻敌,汉军大败,刘渊穿白衣迎接败退的匈奴汉军。这年冬天,汉军精锐尽出,刘聪、王弥、刘曜、刘景率军五万骑兵再次攻击洛阳。结果遭到晋军顽强抵抗,呼延翼、呼延颢、呼延朗三位大将被斩杀。这三位呼延氏大将都来自刘渊的母族,汉国一方可谓损失惨重。刘聪无奈宣布撤军,结果在撤退路上,司马越又派军追击,大败王弥。

  两次进攻失败,说明晋朝还有一定的实力,不是轻易就能灭亡的。同时,这两仗让年近六十的刘渊心力交瘁,卧病不起,于永嘉四年(公元310年)驾崩。

  刘渊是五胡统治者中最特殊的一个。他虽是匈奴人,但其实是个“精神汉人”。这也让他与后世入主中原的少数民族领袖有了本质区别:他没有把自己当成客人,而是一开始就“绍修三祖之业”,把自己当成了主人。后世强如慕容鲜卑、拓跋鲜卑,也是几代之后才认可自己“中国之人”的身份的。

  刘渊认为他建立的汉国是和西汉、东汉、季汉一脉相承的。史书评价此事,认为刘渊此举是为了显示自己的政权合法性,争取晋人的拥护。但是,史书似乎忘记了,刘渊从小到大都接受的汉人教育,其作风完全如世家大族的魏晋名士。在他心中,他是瞧不上匈奴族群的,所以才会对叔祖等人提议的“复呼韩邪大业”不屑一顾。他做出建立汉国的决定,是顶着“匈奴族人几个世纪渴望复兴和复仇”的巨大压力完成的,而他的祖父以及后辈们,其实内心并不认可他的这一套理论。

  97cd990b10024e77a92695db78c72a16

  晚年刘渊

  整个汉国,只有皇帝刘渊认为自己是中原的皇帝,百姓皆为子民。而他的部将们,想的只是复匈奴大业,晋人皆为随意杀戮的奴隶。刘渊手下大将刘景是灭晋大将军、大都督,曾率军进攻黎阳,之后又占领了重要渡口延津。结果,他将当地三万多男女百姓悉数推进河里淹死。刘渊知道后大怒,骂道:“刘景有何颜面见朕!我想消灭司马氏而已,平民有什么罪过!”于是消减了刘景的官位。可以说,整个匈奴汉国,皇帝刘渊和其他勋贵将军无论从思想、精神到格局上,都是格格不入的。

  五胡十六国诞生了无数暴君,血踏中原,而唯独刘渊这样一个“精神汉人”却成为了“五胡乱华”的开启者,只能感叹历史的奇妙。

  他年少成名,却因为异族身份一直被压制。如果说晋朝一直稳定,那刘渊可能会像年轻的曹操一样,志不过征西将军。晋朝的腐败无能,给了刘渊机会。但是这个机会又太晚了,给他的容错率太低,他没有太多时间去治理他的国家,去规划战略。所以,他的汉国注定了只是过眼云烟。

  刘渊死后,刘聪杀死了太子刘和自立为君,在位期间灭亡了西晋,后来传位到了刘粲手中,又被刘曜夺位。刘聪、刘粲、刘曜都是暴君,他们将匈奴人立为国人,肆意欺压中原百姓。末帝刘曜很不认可他的养父刘渊,不仅将国号改为赵,还摧毁了刘渊的“三祖五宗”之制,改祭祀冒顿单于,全面废黜了刘渊时代的汉国国策。不久,他的赵国就被曾经的汉国大将石勒攻灭,匈奴族还没实现复兴,就再次退出了历史舞台。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