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人鹤争地”到“人退鹤来”--云南大山包环境整治促进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新华社昆明12月14日电:从“人与鹤争地”到“人撤鹤”云南大山包环境整治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处

新华社记者季哲鹏

平均海拔3000多米的高山湿地曹珊山“优雅舞者”黑颈鹤群,赋予了大山包独特的光环和神秘

在位于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的大山堡黑颈鹤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一个从“与鹤争地”到“鹤归故里”的变化正在发生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越冬的黑颈鹤数量从去年的1400多只增至今天的1600多只,创历史新高。

黑颈鹤是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 20世纪中叶,当地人称之为“雁行”的黑颈鹤飞到了大山包。1990年昭通市建立保护区后,大山包逐渐成为云贵高原黑颈鹤最重要的越冬栖息地和中转站。

越来越多的游客、观鸟者和其他人被这个地区吸引。该地区2010年接待了30,000名游客,2015年超过120,000人 与此同时,由于大山包自然保护区范围与大山包镇行政范围高度重叠,人与鹤之间的土地纠纷和旅游开发等问题日益突出。

去年9月,长达55公里的大山堡一级公路经过了两年的建设。当交通即将通车时,昭通市昭阳区政府停止了大山堡旅游。

如果不停车,在设计时速60公里的高速公路上,黑颈鹤从昭通市区到大山包将从3小时缩短到1小时,更多的客流将流入保护区。

“大山包的环境承载能力有限,进行简单的开发,仓促规划建设决不能不负责任。 如果保护与发展的关系处理不当,人们将不可避免地进进出出,“你来,我以后再来看你” ”昭通市委书记杨亚林心想

“只有当人们从国家退休,他们才能来”,这意味着重新定位保护和发展之间的关系。 自去年9月以来,除了暂停大山包旅游外,当地政府还系统规划了大山包保护区的生态保护,优化调整了保护区的范围和功能分区。 同时,及时清理违法建设项目,成立综合执法队伍,劝说旅游车辆和旅游人员返回,及时制止干扰野生动物栖息地活动的违法行为

"人们住在这个地方,黑颈鹤也是冬季度假胜地。" 大山包自然保护区搬出了小黑坝、建祖伊寺等黑景河夜宿的330多户1300多人,将剩余的8000亩耕地恢复为草地和湿地,有效解决了人与鹤争地的矛盾。

大山包位于高寒凉山地区。黑颈鹤在野外觅食时容易出现食物短缺。 但是冬天过后,我看到山坡上有一片片土豆、燕麦、苦荞麦和玉米。当它们成熟时,没有人摘它们。我看到成群的黑颈鹤自由觅食。

最初,大山包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组织当地村民按照传统种植方法,在其主要栖息地种植3700多亩马铃薯和大量苦荞麦、燕麦和玉米。他们只种了,但没有收获。他们每年还保存大量的玉米用于人工饲养,为黑颈鹤提供足够的食物以安全过冬。

绿色发展观的核心是重建发展与资源和环境的关系,解决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问题 大山堡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所长赵子觉表示,保护区管理局实施了生态效益补偿项目,通过天然林保护、退耕还草和修建蓄水大坝来恢复湿地。

从今年冬天开始,黑颈鹤就把越冬栖息地集中在大海子河和跳都河的核心区域。人类活动显着减少,生态环境得到改善,湿地得到恢复,草原繁茂,土豆和苦荞只种不收,越来越多的黑颈鹤“叫朋友,叫朋友”住在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