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现代化中国经验的形成之路

基于学科运行逻辑的教育学术概念的产生,更植根于现实社会的需要。 中国高等教育现代化进程中出现的“中国经验”、“中国模式”、“中国学校”、“中国特色”、“中国计划”等一系列概念,不仅是彰显中国政治正确性的官方术语,也是指导我们探索高等教育现代化道路的学术术语。 例如,中国采取了不同的路径和措施,在高等教育大众化等诸多方面进行了开拓性实践,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取得了显着成绩。“中国经验”是对这些现象的精辟总结和学术表达。

2019年国际高等教育论坛年会近日在兰州大学召开。论坛的主题是“高等教育现代化的国际视野与中国的经验”,展示了国际论坛的学术特色和隐性“中国经验”的形成路径 这条道路背后的理论逻辑是,首先着眼于国际视野,然后进行本土实践,最后贡献中国的经验。

国际视角在这里至少有两层含义。首先,基于其作为个人资本的本义,强调应从更广的视角、多层次、多方面对中国高等教育进行理论研究、政策设计和实践操作,可以概括为网站升级。二是基于后发展国家借鉴世界经验的一般情况,强调要学习世界一流大学在培养人才、发展科学、直接服务社会方面最普遍的规律和措施,可以概括为学习先进。 无论是升级网站还是学习先进,都是一个崇高的目标,前进的方向和牵引力。我们不能绕过这两点来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现代高等教育。

就推广地点而言,中国的高等教育远低于世界上的中国经济。根据高等教育中心与经济中心一体化的规律,中国高等教育现代化的目标是国际化,即促进高等教育大国向高等教育强国的转变,特别是培养能够引领世界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性人才。 从高等教育的角度来看,充分借鉴其他国家高等教育的经验是减少自我探索、避免重蹈覆辙、快速实现转型的必要甚至必要的途径。 无论是我国第一个现代教育体系、第一所现代大学,还是被誉为中国现代教育之父的蔡元培,都离不开对西方先进思想的吸收和利用。 在高等教育现代化的进程中,过去在酝酿或起步阶段需要学习先进技术,今天在深化改革阶段也需要学习先进技术。

本地实践包含两个关键词:第一,本地化;第二,它是实用的 所谓本土化,是指根据中国国情和实际需要,综合创新地吸收国际经验精华,推进中国特色高等教育现代化进程。所谓实践性,是指中国从国际角度的经验,必须经过实践过程,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中国的理论、中国的模式、中国的学校和中国的计划没有得到实践的验证,不能称之为中国对世界贡献的经验。

形成中国经验的方式不仅需要着眼于国际视角,还需要通过当地实践。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地方实践是形成中国经验的唯一途径,成功的地方实践是形成中国经验的唯一标准。 中国特色高等教育理论体系能否在国内外赢得认可,并不取决于我们创造了多少优美的教育术语,举办了多少大型国际会议,发表了多少高端教育论文,而是取决于理论体系指导下的高等教育实践能否培养出尽可能多的各方满意的高素质人才, 我们是否能够产生尽可能多的原创性成果来促进人类社会的进步,高等教育的社会贡献是否能够在大学直接为社会服务的过程中得到尽可能多的体现。

迄今为止,我们为世界贡献了多少中国经验?应该说,在高等教育领域,虽然我们主要引进西方经验,但我们也在向世界输出中国经验。 例如,早期旨在选拔官员的科举制度是中国对世界贡献的制度的发明,并通过欧美国家的本土化成功转化为选拔和培养人才的考试制度。 另一个例子是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制度,它被称为自学的摇篮和没有围墙的大学。这是我们为世界贡献的另一次中国经历。

然而,中国最宝贵、最重要、最光明的经验不是一个零碎的系统、项目或方法,而是中国政府主导的高等教育发展道路。它能像早期由大学(学者)领导的英国高等教育那样成为世界高等教育的中心吗,特别是像美国由市场领导的高等教育那样,这不仅使美国成为世界教育服务的主要出口国,而且是社会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推动力 展望未来,届时,不仅国内学者会自觉总结中国特色的高等教育理论体系,国外学者也会积极学习和宣传中国的经验。

(作者是绍兴文理学院教师教育系教授)

《中国教育报》第5版,2019年10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