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残老兵卖老宅救重病孙儿,儿媳需做人肉呼吸机:不这样娃就没命

  

  66岁的叶长亭在院子里摆了张躺椅,帮小孙子叶启航拍背揉腿,还会时不时地摆各种姿势逗孙子开心。可藏着叶长亭笑脸背后的是一颗提心吊胆的心,自入伍受伤退役以来,叶长亭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为一件事发愁如何很快筹到70万。2019年5月,小启航被确诊为脊髓性肌萎缩症,这种罕见病有特效药可治,可一针药要70万。为此,叶长亭卖掉家里所有家当,也凑不到一半的钱,他不顾家人反对开始卖老房和田产,“当兵吃的那些苦我都能扛过来了,我相信孙儿的命我也能守住。”

  2.jpg

  叶长亭1953年出生在河南省淮阳县王店乡,1971年入伍从军,1976年因伤退役,回老家组建家庭生下儿子叶宜来,叶长亭靠种地维持全家人的生计。2013年1月4日,儿子叶宜来和儿媳彭金慧结婚,婚后5年里先后生下2个儿子,大儿子叫叶孝,小儿子叫叶启航。叶宜来为挣钱养家在工厂打工,彭金慧也有一份幼师的工作,叶长亭细心照顾2个孙子的日常生活,看着他们总笑得合不拢嘴,“这俩大胖小子长得真是好,我不求多的,只希望他们能健健康康长大。”

  

  但是,这份喜悦却没能维持太久。2019年5月17日,孩子妈妈彭金慧给1岁多的小启航洗澡时,发现孩子突然呼吸急促,彭金慧喊吓得大叫,叶长亭赶紧让儿媳打电话叫救护车。等救护车的空隙,小启航的身体颤抖得厉害,嘴唇发紫,彭金慧见状,想也没想趴下身体给小儿子做人工呼吸,“我用力吸,终于从孩子吸出两口浓痰,孩子的呼吸才缓过来。”彭金慧事后回想都后怕,“我不敢慢一秒,怕孩子下一口气就没了。”

  很快,小启航被救护车送到医院,经过一系列检查后,他被确诊为脊髓性肌萎缩症。医生告诉彭金慧,这是一种罕见的运动神经元性疾病,会导致肌肉无力和萎缩,患者的吞咽和呼吸功能会受到影响,咳嗽、感冒、呛到东西,都可能使病情快速恶化,甚至危及生命。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彭金慧傻眼,彭金慧赶紧问医生,儿子还有救吗?

  

  “医生说有药可治,但是治病的药太昂贵了,一针药售价近70万元。”彭金慧说家里连一半的钱都拿不出来,和丈夫叶宜来商量后,决定先筹钱再为孩子治疗。无奈之下,他们只好带着孩子出院回家,凑了10多万买了雾化机、咳痰机、制氧机等设备,在卧室建起一个小小的看护病房,“没办法,我们只能自己在家给孩子做护理,孩子的病我们不敢耽误。”

  

  为了照顾好孩子,叶宜来夫妻都辞工回家,叶宜来每天去工地打短工,彭金慧一天24小时陪在孩子身边,每天不停地给他雾化、咳痰、拍背。但孩子一感冒病情就会加重,整个身子发软,咳嗽更没力气,“孩子喉咙里都是浓痰,也不配合咳痰机,我只能再次当人肉呼吸机,吸出他嘴里的痰。”彭金慧轻轻地拍着小启航的背说,“一口痰处理不好,很可能会要了他的命,我真的不忍心看孩子这么难受。”

  

  小启航的病情更是叶长亭的一块心病,为此,叶长亭卖光了家里的粮食、花生和全部能卖的家当,每天割草喂羊,指望养肥羊好换钱,可叶长亭心里清楚得很,就算把羊全卖了也凑不了70万。面对堪比天文数字的治疗费,这位昔日的老兵满脸无奈,“当年部队那么艰苦我都扛过来了,可孙子的病却让我提心吊胆。”如今,他不顾儿子阻拦,打算卖自家的老房和田地,“只要我孙子有一口气,即使我卖掉老本也要守住他的命,我真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次数不足API KEY 超过次数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