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动态| 上市前分红5.7亿元,“汽车美容商”东箭科技不缺钱募资只为圈钱?

文/刘旭

人们依赖衣服、马匹和马鞍。在路上,经常可以看到一些车主“美化”他们的汽车。广东东健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健科技”)是一家生产汽车售后改装材料的公司。

2019年5月24日,东健科技在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披露其招股说明书,并宣布sprint首次公开募股。根据招股说明书,该公司计划此次筹集5.01亿元,其中90%将用于智能制造升级建设项目,以扩大产品产能。

然而,Caijing.com发现公司产品的销售量近年来并没有显着增加。如果未来销售额低于预期,产能过剩的隐患可能会被埋没。此外,公司的账户并不缺钱,现金流也相对充裕。报告期内,公司还派发现金股利5.74亿元。该公司完全有能力为产能扩张筹集资金。

在ODM销售模式下,毛利率面临下降的压力

“当国内汽车保有量达不到80%时,改装仍然是人们的简单爱好,而不是职业”。东箭科技的真正控制团队陶勇曾断言。

在国内改装行业起步较晚时“烧钱”的潜意识下,马陶勇把目光转向了国际市场。报告期内,东健技术出口收入分别为8.12亿元、9.07亿元和10.37亿元,分别占当前主营业务收入的61.40%、60.50%和65.26%,占比相对较高。

在出口模式下,公司将不可避免地面临一系列无法控制的风险,如地缘政治、汇率和贸易政策。然而,与一般外贸企业不同,ODM销售模式的风险更值得公司关注。

报告期内,海外ODM客户是公司最大的客户类型,收入分别为6.21亿元、7.18亿元和8.23亿元,约占50%,公司产品销售在一定程度上依赖于海外ODM客户。

同时,在ODM模式下,公司不能标注自己的品牌,终端消费者也不能直接获取产品信息。企业的性质类似于“充当工厂”,其对下游的议价能力很弱。即使受到生产成本上升的压力,该公司产品的销售价格也不能轻易提高。

从占公司收入60%左右的汽车侧承重装饰系统产品来看,从2016年到2018年,每套汽车侧承重装饰系统产品的单位成本分别为332.55元、338.25元和346.06元,因硬件和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逐年上升。

但同期,公司汽车侧轴承装饰系统产品的单位售价分别为606.11元、598.8元和598.57元,略有下降,产品毛利率从45.13%下降至42.18%。

来源:招股说明书

不仅如此,自2017年以来,随着小规模、低成本的竞争对手逐渐增多,公司也相应调整了定价策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部分产品的价格。由于产品技术含量低,市场上产品更加同质,公司的品牌议价能力严重不足。

从公司车载互联智能机电系统产品来看,2016年至2018年,车载互联智能机电系统产品的单位售价分别为2488.35元、1541.03元和1417.04元,相应的单位成本分别为1126.13元、864.89元和804.04元,均大幅降低。然而,由于产品的单位销售价格下降幅度大于单位成本,其毛利率从54.74%降至43.26%。

来源:招股说明书

总体而言,在ODM销售模式下,企业不能将成本转移给产业链下游的许可方。最终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1.14%、39.68%和38.60%,略有下降。

筹资和投资项目较为保守,上市前夕股息接近6亿英镑。

公司的资金筹集和投资主要用于产能扩张。然而,Caijing.com指出,近年来,该公司的产品产能利用率一直相对稳定,保持在80%左右,筹集资金增加产能或节约超额风险。

来源:招股说明书

从这次筹集的资金分配来看,90%将用于智能制造升级项目。项目总投资4.52亿元,主要用于厂房和配套宿舍设施建设,以及先进生产检测设备的购置,其中2.54亿元(含土地使用费约5300万元)和1.12亿元用于建设项目。

项目正常完工后,将生产汽车侧轴承装饰系统产品378,800件,汽车前后保护系统产品291,100件,车载智能机电系统产品370,200件,车顶加载系统产品40,500件,汽车其他系统产品07,000件。

这相当于在公司现有主要产品上增加32.38%、41.59%、185.10%和31.15%的生产能力。

然而,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公司主要产品的销售量近年来并没有显着增加。此外,生产能力几乎翻了一番的车载互联智能机电系统产品销量也呈现下降趋势。

如下表所示,2018年公司主要产品的销售增长率分别为7.62%、9.17%、14.69%和-7.33%。同时,车载互联智能机电系统产品的销售增长率同比下降0.91%。

资料来源:招股说明书

这一定令人担忧,一旦公司筹集到无法如期出售的资产,就可能为公司埋下产能过剩的隐患。

对此,公司在招股说明书中也指出了产能扩张的风险:“项目完成后,由于市场需求变化、竞争性企业产能扩张等原因,公司仍存在产品销售的风险”。

在这种情况下,该公司扩大生产的要求似乎并不迫切,可能很难说服发行和审计当局仅仅以此为由寻求上市。不仅如此,Caijing.com还发现该公司有足够的能力调动资金来开展上述项目。

报告期内,公司流动性充足,资金充裕。货币资金分别为2.05亿元、4.71亿元和3.59亿元,分别占流动资产的26.38%、41.13%和32.55%。经营活动净现金流量继续流动,分别达到8500万元、1.22亿元和2.44亿元。

资料来源:招股说明书

更矛盾的是,该公司已经数次派发股息和购买银行金融产品。

2016年至2018年,公司分红分别为2.54亿元、1.43亿元和2亿元;购买银行理财产品金额分别为7700万元、3600万元和1.29亿元。

“意外收购”亏损子公司关系可疑。令人费解的是,不仅公司有必要筹集资金,而且在上市前夕还有两次对子公司的“突然收购”。

2016年11月15日,东健科技的子公司广东魏一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魏一”)与科兴集团相关方签订股权转让合同,同意王辉以2100万元人民币将科兴集团60%的股权(出资300万元)转让给广东魏一。

10天后,11月25日,广东魏一再次发起收购,同意魏紫创富以829.5万元将其在湖南魏紫60%的股权(认缴出资120万元,实收出资000万元)转让给广东魏一。同时,广东魏一应按照公司章程完成60%股权注册资本的实收义务。

从两次收购的金额来看,广东魏一被溢价收购。由于收购中化华锐和湖南魏紫,东健科技产生的商誉分别为1984.94万元和828.09万元。

来源:招股说明书

然而,在高溢价收购背后,子公司的业绩增长似乎并不匹配。

2018年中化华锐净利润仅为74万元,略有盈余。湖南魏紫早期市场发展相对缓慢。2017年至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751.5万元和239.89万元,净利润分别为-320.1万元和-607.09万元。

此外,由于业绩增长不如预期,东健科技还为2018年收购湖南魏紫形成的商誉减值拨备4,414,400元。

既然目标业绩不佳,广东魏一为何要接连收购两家公司?更令人怀疑的是,收购方和被收购方的成立日期相当接近。

招股说明书显示广东魏一成立于2016年11月4日,注册地在佛山。中化集团成立日期为2016年11月11日,注册地为北京。湖南魏紫成立于2016年11月17日,注册地在湖南。

不到半个月,这三家公司在三个地点成立。与此同时,广东魏一成立一周后,先后启动了对中国雪佛兰华锐和湖南魏紫的股权收购。然而,中化华锐和湖南魏紫分别在成立约一周后被收购。

即使公司在同一个注册地,收购时也需要一段时间来检查目标,更不用说在其他地方运营了。收购速度如此之快,人们不得不怀疑双方之间是否有关系。

对于以上问题,Caijing.com已经给向东建科技发了一封采访信询问,但是公司在发表时还没有回复。

编辑:陆离

关键词:

东健科技

首次公开募股

诗如意山东保温杯批发厂家教你如何应对顾客进门喊“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