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已迈进智能社会 希望完善网络空间“大治理”机制

?

紧张,我希望改善网络空间的“大治理”机制

世界互联网大会高级别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现代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助理。他认为“网络主权”绝不是要分割互联网,而是主张“世界上只有一个网络”。

中国当代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助理说,中国多年来倡导的“网络主权”绝不是要分割互联网,而是主张“世界上只有一个网络”。 ”希望所有各方将承认政府是制定国际网络空间规则,打击网络犯罪和网络恐怖主义,防止网络战争以及保护国家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主要负责人。

人类已经进入“智能社会”

新京报:回顾互联网50年来,它进入了什么阶段?

张力:经过50年的发展,互联网将我们带入了信息社会,而我们的一只脚已步入“智能社会”的门槛。

我们所生活的世界被网络无形地覆盖了。现在和将来,借助信息技术等其他技术手段,人们可以看得更远,看得更深。

这是人类文明的升级。从农业文明,工业文明到当前的信息文明,它将进入智能文明的社会形态。按照这种趋势,我们现在完全处于智能文明阶段,这可能只需要几十年。也许我们不能到那个时候,我们可以看到量子时代的黎明。

新京报:“智能社会”是什么样的?

张力:首先是生产智能,其次是生活智能,第三是创造智能。未来,人工智能可以完全辅助人类创造,打破传统科学之间的障碍。最后,进行智能化管理,如智能城市,自动交通控制,自动水电分配,病人远程诊断和自动注射等药物。

“网络主权”并未分裂互联网

新京报:网络空间国际关系的现状如何?

张力:网络空间不是虚拟空间,而是真实世界。在现实世界中,世界正处于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一百年巨变”之中,包括中国和印度在内的新兴国家的崛起。网络空间也是如此。全球化发展到今天,网络空间已经成为大国游戏战的生死战。

新京报:如何处理网络空间的国际关系?

张力:多年来,国际社会为建立网络空间国际规则做出了巨大努力。联合国已经建立了一个信息安全政府专家小组,长期以来一直致力于讨论ICT(信息和通信技术)对国际社会,国家安全和国际关系的影响。

这些年来,我们向国际社会强调,中国对“网络主权”的宣称绝不是要分割互联网。相反,它主张“世界上只有一个网络”;它从不希望“政府控制网络”,而是希望实行多边主义。各方,所有网络空间利益相关者都有分工与合作。希望所有各方将承认政府是制定国际网络空间规则,打击网络犯罪和网络恐怖主义,防止网络战争以及保护国家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主要负责人。政府有权维护网络空间中的国家利益,国家安全和公共隐私。

关于“网络主权”,世界上没有明确的定义。在今年的乌镇峰会上,中国智囊团学者将与与会者分享有关这一重要主题的最新研究成果。

CERT在多个国家之间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新京报:网络空间治理存在哪些问题?

紧张:网络空间治理的最大问题是缺乏机制和规则。当前的网络空间治理已经从最初的“小型治理”演变为具有各种问题,不同的需求和众多的主题。我们希望改善当前的“大治理”机制,并解决与网络相关的问题。

关于互联网问题,尚未形成国际公认且可执行的强制性公约。联合国政府专家组达成的最后文件只是自愿的,不是强制性的。例如,在大多数情况下,在打击网络犯罪方面,只能通过双边警察执法来开展合作。

令人欣慰的是,在纯粹的技术层面上,许多国家之间的CERT(计算机安全紧急响应小组)已经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中国的互联网应急中心已经与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在网络突发事件应急响应方面签署了合作协议,并开展了技术合作和演练。

常见问题解答

2019年是互联网诞生50周年。您最印象深刻的是什么?

张力:今年是中国全面使用互联网的25周年。由于中国互联网的巨大变化,许多技术的应用和发展,最大的用户数量和数据量都发生在中国。

您认为5G时代将会带来什么变化?

张力:5G给数据传输带来的变化至关重要。所有大国都非常重视这一点。如今,在高度全球化和技术产业链中的分工的情况下,国家思想的重点应该放在如何使分工更加合理,使其更安全,更细致上。

您对来年的期望是什么?

紧张:我希望乌镇会议将来能继续吸收网络空间和利益相关者的智慧,成为一个更加开放和进步的会议,成为网络空间发展的灯塔。

搬运/新京报记者姜慧珍摄影/新京报侯少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