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档案|宁波中百被盯上了? 太平鸟张江波违规买卖被罚120万后,宁波金控董事长江波银行贷款395万内幕交易亏损13万被罚30万

?

提交,线索和不明电子邮件:

最近,浙江省证券监督管理局宣布,宁波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金控”)董事长江波利用内部信息知情人从银行内部借入395万元贷款。内部敏感期。百(股)“ 284,500股,交易金额3,323,054元,售出74,500股,交易金额683,213元,亏损13万元。

根据第2002210条的规定,证券交易的内幕信息知情人或非法获取内幕信息的人可以在证券,信息或其他对价格构成重大影响的信息披露之前进行买卖。证券。证券泄露信息或者建议他人买卖证券的,责令依法处理违法持有的证券,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

最后,浙江省证券监督管理局裁定江波违反内幕交易,并处以30万元罚款。

9个月后,太平鸟收购了宁波中柏5.65%的股份以达成协议

2017年10月9日,太平鸟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太平鸟)的子公司宁波鹏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鹏远资产管理)总经理徐某辉集团),向太平鸟集团副董事长张平红张平平发送了一封名为“宁波中柏投资分析”的邮件,邮件附件《证券法》包含《宁波中百投资建议报告》等内容。

2017年10月16日,太平鸟集团召开会议。张末平,张末宏和太平鸟集团总裁戴某永对徐末辉寄来的《宁波中百收购价值分析》的内容进行了审查。会议决定向宁波中柏股份有限公司申请(宁波中柏)在其总股本的5%以内进行金融投资。

2018年2月23日,张墨平向戴某勇提议考虑收购宁波中柏并寻求控股权。戴某永说,根据宁波中柏的具体情况,要约收购需要政府的支持。张小平同意戴某用,并要求戴某用与政府沟通并寻求政府支持。

2018年3月2日,戴某永向张先生报告说,政府支持此次收购。张小平决定开始对宁波中柏,戴某勇,张墨平和太平鸟集团战略投资部的要约收购。张某峰经理讨论了后续收购。

2018年3月6日,戴某勇,张墨宏等人与有关中介机构举行会议,讨论并讨论了具体的收购计划,收购比例等计划。

2018年3月8日,戴某永找到一家金融控股公司(简称金控公司)的副总经理,并提议向AMC收购一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AMC)的董事长卢墨。宁波本地上市公司。

2018年3月11日,卢某告诉戴某永,合作是可行的,戴某永对吕说,收购目标是宁波中柏。

2018年3月13日,戴某勇和张某峰去AMC找卢某。陆某要求AMC总经理业务部的Wu和Xu讨论合资成立一家投资公司的问题。

2018年3月15日,AMC管理决策委员会审查并同意与太平鸟集团在投资项目上合作。

2018年3月19日,AMC的子公司宁波民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了宁波怡润五号投资合伙企业(简称润农五号)。

2018年3月23日,太平鸟集团与盐润5号注册成立宁波鹏益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宁波鹏益)。

2018年4月20日,宁波鹏翼作出执行董事决议,股东大会决议,并向宁波中柏发送了《宁波中百收购价值分析》。

2018年4月23日,宁波中柏披露了《关于拟向贵公司全体股东发起部分要约的函》,声称收到了宁波鹏益《宁波中百股份有限公司重大事项停牌公告》,涉及收购宁波中柏。 “宁波中柏”自2018年4月23日起已暂停使用。

2018年4月25日,宁波中柏披露了《关于拟向贵公司全体股东发起部分要约的函》和《宁波中百股份有限公司要约收购报告书摘要》。宁波鹏翼拟发起不低于宁波中柏总股本23.65%的要约收购。收购完成后,将保留购买者及其一致行动。宁波中百不少于28.00%的股份。

2018年6月23日,宁波中柏公开信息《宁波中百股份有限公司关于要约收购风险提示性公告》。主要内容为宁波鹏益与宁波中柏控股公司签署《宁波中百股份有限公司要约收购报告书摘要(修订稿)》,要约比例调整为5.65%。

总体而言,宁波中意集团于2018年4月23日宣布,宁波鹏益的收购宁波中柏公司的要约涉及对上市公司宁波中柏公司的控制权的变更,该行为属于《战略合作协议》第75条第2款(c)项。公司股权结构的变化”和第(7)项规定的“收购上市公司的相关计划”,对“宁波中百”的市场价格具有重大影响,属于内幕消息。内幕消息的形成不迟于2018年2月23日,内幕消息敏感期是从2018年2月23日至2018年4月23日。Lu是一位内幕人士,他不迟于2018年3月11日了解内幕消息。

银行贷款395万元,利用他人账户买卖宁波中柏损失13万元

宁波金控持有最大股东宁波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40%的股份。姜波被任命为宁波金孔董事长。卢某需要就其工作向姜波报告。 2018年3月至4月,宁波金控与宁波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位于同一栋大楼。 2018年4月9日,姜波,卢某参加了宁波金控2018年第五次公司办公室会议,双方进行了接触。 2018年3月,卢在向江波汇报时提到,宁波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太平鸟集团共同设立了基金,以收购宁波中柏。

在内部信息敏感时期,由于时间紧迫,姜波通过银行贷款395万元,并控制使用姚墨彤证券账户购买了284500股“宁波中柏”股票,交易金额为3,323,054元,具体为:2018年4月10日购买35,500股; 4月11日购买了8,900股;在4月13日购买了125,600股;并于4月16日买入114,500股。截至2019年1月11日,已售出74,500股,成交金额683,213元。根据实际和账面损益,姚某证券账户交易“宁波中柏”损失130206.22元。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宁波鹏翼和鹏远资产管理分别是宁波中柏的第三大股东和第七大股东,宁波鹏翼持有1267.15万股,持股比例为5.65。鹏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股4,302,100股,持股比例为1.89%。两家公司都是Peacebird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最初的黄金控制公司和AMC是宁波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金空”)和宁波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而宁波金融控股是宁波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第一家。Ltd.大股东,持有40%的股份。党的江波是宁波市金融控制公司的代表兼董事长。

宁波金控成立于2016年9月。它是经宁波市人民政府批准和授权,由宁波市财政局代表宁波市人民政府出资的市政独资有限责任公司。公司注册资本100亿元人民币。

太平鸟实际控制人张江波非法交易宁波中柏被罚款120万

实际上,最近的太平鸟群和宁波中柏并不和平。今年9月19日,太平鸟集团的真正控制人张江波因非法买卖宁波中柏股票而被证监会罚款120万元。我们还关注此事件并报告《证券法》。

宁波市证监局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宁波中柏的一致行动人张江波使用了宁波晓鹏,宁波鹏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鹏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宁波。太平鸟汇利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于2018年9月13日更名为宁波汇利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简称汇利贸易)账户买卖宁波中柏股票,宁波证监局认为张江波赵的持股不予报告,证券在转让期限内进行交易。责令其改正,给予警告,并处120万元罚款。其中,对未报告的股权行为,处以40万元罚款;在转让期限内,买卖证券,处以80万元罚款。

早在今年1月11日,太平鸟宣布张江平和张江波于1月10日收到《太平鸟实控人张江波违规买卖宁波中百股票立案调查 两罪并罚被处以120万罚款》(编号:证调查,甬证)。根据《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的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张江平和张江波涉嫌在限定期限内不成比例地持有未公开和非法交易的宁波中柏股份进行调查。

和平鸟1月11日发布的公告指出:“张江平现任公司董事兼董事长,张江波先生现任公司董事。张江平先生和张江波先生将积极配合调查。”

更多精彩内容,您可以访问Hexun.com或通过微信公众号(istocknews)关注我们

(编辑:王刚HF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