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帮助医保节省近400亿元,平安医保科技如何为两保三医提供科技赋能?

?

作者:刘畅

互联网医疗已经在中国发展了很多年,但至今还没有形成理想的商业故事。

许多人认为,互联网与医疗之间存在自然冲突。前者掀起了新一代的工业革命,将数字浪潮推向了各行各业,到了天空的时候,股利浪潮就是这个时代的浪潮。但是,面对医疗保健,即使是定义了互联网基本生态的巨头也无法迅速改变行业。如果互联网诞生于“云”中,那么医疗就必须扎根。

到目前为止,对互联网医疗的想象还仅限于支付,电子商务,在线促销等方向。但是,随着近两年政策的放开,各个地区的试点工作成果不断显现,互联网医疗的未来价值也不断得到证明。对于扎根于这一领域的公司而言,有必要拥有足够的肥沃土壤,其纯度足以满足其初衷,并具有足够的关注点才能破土动工。根据民生的实际需求,在实战中经验丰富的平安医疗保险技术将如何“成长”?

> > > &gt ;

基于根治医疗的安全医疗保险技术

我国从1990年代开始建立社会基本医疗保障制度,稳定参保率达到95%左右,完成了分阶段任务。在下一阶段,健康保险基金面临的主要挑战是费用的过度增长:在加速人口结构老龄化,不断推出新医疗技术以及逐步将中国市场与国际市场融合的多重压力下,必须提高健康保险基金的运行效率,建立多层次的医疗保障体系。

2012年,国务院六部委联合发文《关于开展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工作的指导意见》,商业保险公司开始参与重大疾病保险的办理。当时,平安养老保险参加了这一过程,并在全国100多个城市进行了社会保障基金的审计。

随着城乡居民参与率的提高和医疗需求的快速释放,过去20年中国卫生总支出的增长率一直保持两位数的增长率,远高于增长率GDP和医疗保险。骗局的频繁套利进一步影响了健康保险基金。 2018年底,央视《焦点访谈》两家骗子医院震惊了全国。

到2016年,平安保险从这些年来参与大病保险管理的经验,结合市场导向的运作机制和资源,逐步总结出一套有效控制欺诈,滥用和浪费的信息化方案。平安商业保险的配置。精算能力,由平安医疗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平安医疗保险技术)孵化而成。

2018年3月,国家健康保险局成立,整合了城镇职工,城镇居民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体系的三项社会医疗保险,协调了医疗保险的融资,定价,采购和管理职能。管理分散在各个部门。新的历史使命,例如提高安全性和实现精细化管理。

面对过去属于不同系统的保险模块,不同医疗机构中的数据烟囱很多。精细管理应从基础设施建设开始。 2019年,国家医疗安全局审议通过《国家医疗保障局医疗保障信息平台建设工程实施方案》,庞大的医疗保险信息平台建设项目正式启动。

该项目包括九个主要应用程序,两个云平台和其他采购项目。平安医疗保险技术九大应用系统第七包宏决策大数据应用子系统和运行监控子系统中标。

成立不到三年的和平医疗保险科技,与东软集团,老字号银海和宜联众等老牌信息化制造商一起,参加了国家层面,使省级政府和各级政府都可以从上到下推进各级医疗保险平台的信息化建设。它为将来进一步实现各级医疗保险平台的数据互连和互操作性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 > > &gt ;

当您下定决心要见面

平安医保科技所应用的云技术并非从消费端切入,背靠中国平安,拥有高安全、高可用、高可靠的标准。如果进一步追溯,平安集团最初的两个股东是招商局和工商银行深圳分行,因此平安也更清楚如何为政府分担社会责任。

社会责任感一直在平安集团内部延续和传递。2018年4月,中国平安旗下的健康(检测)中心响应集团发起的“三村建设工程”,组织健康移动检测车、专家医护团队,迄今,已在全国各地贫困村举办400余场“移动检测+名医巡诊”活动,为7万余名贫困村民带去免费的健康检测。

贴近人民,服务民生,让平安医保科技在一众科技公司中脱颖而出。拥有全产业链、全站数据的公司,中国有四家,而专注医疗全产业链的,只有平安一家。

选择了医疗,就意味着要花比其他行业多出几倍的时间和精力,将海量的、驳杂的、非标的医疗数据从头梳理,如此才能提炼出有用的经验和算法,从而指导医保定价和医保服务。从初期的投入产出比来看,这或许是一门“赔本”生意,若非拥有足够纯粹的初心,就没有这份专注的定力。

从赋能支付端的智慧医保和智慧商保,到赋能产业端的医疗租赁,再到赋能服务端的智慧医健和健康(检测)中心,平安医保科技的业务一步步拓展开来,每一步的出发点都是如何构建更完善的医疗场景,如何更好地服务医疗价值链上的各个环节和参与方。

>>>>

科技革命下,医疗增值效应初显

在平安医保科技聚焦医改重点领域,通过与医疗健康服务各参与方的高效连接和有效协同,打造 “三医联动”(医院、医生、医药)新生态体系的过程中,各种“黑科技”在具体场景中应运而生 五大医学知识库不断累积更迭,激发平安医保科技的科学家们提出更多的创新解决方案。

在近日举行的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平安医保科技展出了新一代大数据及AI医保风控平台 平安医保“鹰眼”。该平台具备捕捉数十种医保典型反欺诈场景的能力,其中包括:虚假住院、项目串换、分解住院、成群结队住院等众多骗保套路。

国家医保局成立后不久,就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推广DRGs医保支付方式改革,自上而下推动医疗控费与药学服务模式转变。为助力政策落地,平安医保科技推出了智能审方云平台,也叫“AI药师”,目前已在130家医院运行,年审核超过6500万张处方,进而保障患者安全、有效、经济用药,助力实现“一降两提”,即降低医疗成本,提升医疗质量,提升服务体验。

新技术背后,是不断优化的大数据挖掘和分析能力。智慧科技革命在医疗领域开始产生增值效益。据平安医保科技联席董事长兼CEO方蔚豪介绍,“截至2018年底,我们已经为200多个城市输出了智慧医保服务,每年审核医保基金超过3000亿元,每年节约医保支出近400亿元。”

>>>>

服务起点和落点,提供多层次的医疗保障

基于一个完整的医疗健康生态圈,平安医保科技得以实现在自建的系统内小步快跑,不断自我修正,跑出一条对内可实践,对外可复制的道路。

今年是商保参与经办大病保险的七个年头,而我国医疗费用的个人支付比例仍然位于30%左右,远远高出经合组织(OECD)国家10%的平均水平。同时,我国商业健康险的规模也只有不到5000亿,共建多层次医疗保障网的目标尚远。从这个层面来说,平安医保科技最大的价值落脚点,便是充当社保和商保间的桥梁 只有在深度参与的基础上,才能理解彼此;只有在理解彼此的基础上,才能实现共建共保,普惠民生。

平安医保科技联席董事长兼CEO方蔚豪最后表示,医疗价值链条很长,每个环节都需要扎实的工作才能把它做通,“一旦走通,这个power(能量)就是几个量级的放大”,为一头的社保和另一头的商保持续提供数据赋能服务。“未来还要把商保和医保结合在一起,为参保人群提供多层次的医疗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