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他把他魁梧粗壮,毛发旺盛的优良基因,全遗传给了女儿

两个月前在奇门镇外的那场比试,花桃林跟那个自称东方掌门的人一共比了七次。

每次输了,这东方掌门都要死不活的非逼着花桃林再跟他比一次。

花桃林念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忍他自杀,正常比过前面几次后,又耐着性子跟他比了两场。

到第六次结束,他依然可以一招就赢了东方掌门,但为了给他面子,足足放了十来招才结束。

他本想着东方掌门这回总不会再缠着他了吧,结果东方掌门还是不服输。

说再来一次,如果他再输就把他的两个女儿输给他当老婆。

见花桃林不动心,他索性说,不当老婆也可以,哪怕当小妾甚至是丫鬟都行,只要再跟他比一次。

并说他的两个女儿有多么多么的美,心地多么多么的善良,跟他长得多么多么的像。

花桃林自然不会被美色所动,他不是那种人,坚决要走。

可碍不住东方掌门又拿自己的死要挟他,就又被迫跟他比了一次。

比试前花桃林就想好了,再这么下去不是个事,非被他一直缠住不可。

所以比试开始后,他不仅没有再故意放水让着东方掌门,而是一上来就跟前几次一样,一招就制服了他。

接着点了他的穴道,把他拖到路边树下,让他自己好好反思去。

他还要去找小师姐颜有律问她为什么戏弄他呢。

过了这么久,花桃林都快把这事给忘了。

没想那东方掌门居然当真了,而且他居然真的有两个女儿,并跟他长得真的很像。

他人高马大,五大三粗,毛发特别旺盛。

他的女儿遗传了他的优良身板,是都挺魁梧挺粗壮的。

再细一看她俩的毛发,也比寻常女子旺盛,上唇竟然有一道黑乎乎的东西,堪比男人。

所以他当时所说的他两个女儿的美,花桃林实在不敢恭维。

但确实挺善良的。

不美就只能夸人家有气质或善良了。

“你爹呢,他人在哪,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事。你把他叫来,我当面跟他对峙。”花桃林矢口否认,试图混过去。

不想姐姐东方明珠却说:“不用找我爹当面对质,我爹一言九鼎,他说过的话是不会错的。”

“是的,相公您是打算一起娶了我们姐妹俩呢,还是分开娶?要不今晚你先娶了我姐姐,明后天你再要了我如何?”妹妹东方明玉跟着也说。

“我、我……”花桃林竟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无法反驳。

这太可怕了。

颜有律面对她俩,竟也莫名言语失了智,到现在她都一句话没说。

或许是心里深知她俩对自己造不成威胁吧。

若换做是郭雪儿、傅童颜两人,她早开口了。

不过有意思的是,这对东方姐妹俩见花桃林说不出话,以为他生气,觉得自己的要求有点过分了。

这不,姐姐东方明珠率先心虚了:“要不、要不娶一个当正房夫人,另一个给您当妾也行,我们姐妹俩一正一副您觉得呢?”

见花桃林还不说话,妹妹东方明玉跟着心虚:“两个都当妾?”

花桃林还不开口。

这下姐姐东方明珠有点急了:“我知道,我爹是说过只要你喜欢,把我俩全当通房丫头使唤都行,可我姐妹俩好歹也是大户人家的女儿,是千金大小姐,从没给人做过丫头,实在不行,一妾一鬟好不好?”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花桃林听了脑袋直想发晕。

而一旁的叶一郎则笑的已经直不起腰了。

初月纳闷,什么是通房丫头?

韩幼梅气得不行,可她也心虚了。

心虚自己就没这东方两姐妹的魄力,给人当丫头,她万万做不到,至少也得做个妾。

她是个实心眼的孩子,偷偷跟娘韩夫人说了:“娘,实在不行我当妾也行,只要能陪在小师弟身边伺候他。”

她以为她这话说的很小声,只有她自己跟娘韩夫人能听见。

实际上,全屋的人全听见了。

这不,最夸张的叶一郎索性一屁股坐到地上,半躺着笑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

他边笑还边夸韩幼梅:“做妾好,做妾好,做妾还有通房丫头伺候。”

“娘——”韩幼梅嘟嘴叫道。

但这会更多的是害羞,而不是生气。

另一边东方两姐妹见韩幼梅这长相都可以给花相公当妾,她们姐妹不服,以她们姐妹俩的姿色,比不过屋里的颜有律、初月,还比不过她吗,争相着说自己也要当妾。

花桃林一个头五个大,太乱了,他想离开这里,拿眼央求颜有律快出手帮忙。

颜有律居然也在那看起了戏。

三个女人两个壮一个胖,她有什么好担心的,她才不吃她们的醋呢。

再说这事是花桃林自己招惹的,她还生气呢,自己受着去吧。

花桃林无法,最后不得已,他只好硬逼着自己,自断体内一根脉络,强吐一口老血,逼着自己当场假装晕死了过去。

他一晕,大家总散场,颜有律总会管他了吧,他可以清净了吧?

女人太可怕了。

“好了,别装了,他们都走了。”客房里,颜有律轻推了一把花桃林。

花桃林睁开眼后,她不问他的伤势,反而立马质问道:“那两个比武赠品就不说了,怎么又有个师父?你还有多少事瞒着我,你不知道江湖上最忌讳的就是改投门庭,一夫二武吗?你这都几个师父了?”

花桃林干睁着眼一脸死寂,他也不想这样,这不命运弄人吗。

当前两人所在的是韩幼童下榻的一家私人客栈,不是大肉馆内的客房。

这家客栈普通人进不来,若非如此,颜有律绝不会麻烦韩幼童,把花桃林背到这来。

全是为了躲开韩幼梅跟东方两姐妹那两个比武的赠品。

“说话啊你?”颜有律有些生气道。

花桃林犹豫了一下,想着夫妻间应该坦然相待,就把自己的过往全跟她说了。

虽说他俩还不是夫妻,但颜有律已然是他孩子的妈,差不到哪去了。

颜有律听后,心疼满满。

然后既然说到了孩子他妈,可算是提醒了她,再不做一切就要露馅了。

所以夜里等初月睡着后,借着她地动山摇般的鼾声的掩护,她偷偷翻进花桃林房间,悄悄摸上了他的床。

事后花桃林百感交集。

上一次他完全被迫,这一次他半推半就,还差点没煮熟煮成了夹生饭。

但总的来说,他这次照样痛苦异常,苦不堪言。

主要是心理上的苦,他仍然无法接受这种行为。

达到当天最大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