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安徽金寨豆腐为何人人爱?只因那大别山里清澈的山泉

  日前去天堂寨黄河,入住黄河的政霞山庄,发现了一个有趣且令人不解的现象:一拨来自省城合肥的游客,临走时大都会捎带着从这里买点豆腐回去。合肥少豆腐?因何不嫌麻烦?这里的豆腐有什么好?带着以上疑问,我分别讨教了游客、店主及拍摄了具有代表意义的政霞山庄豆腐制作的全过程。

  

  

  “黄河的豆腐香、嫩,合肥买不着。”合肥游客如是说。

  

  “我们的豆腐是传统制作,坚持锅烧、点膏,加上山泉水质无污染,营养不破坏,味道自然好。”店主不无自豪地告诉我。“如今游客来黄河,麻婆豆腐、鲶鱼炖豆腐、白菜烧豆腐和蘑菇烩豆腐都是必点的一道菜,其中的蘑菇烩豆腐还要看你是不是有口福”,店主又饶有兴趣地作了补充。

  

  是啊,这就是答案了。如今的豆腐加工制作,多为电磨、蒸汽,加之添加剂和取代石膏的化学凝结药水,不仅使得豆腐的香味没了,营养也肯定是今不如昔。

  

  

  当天在政霞山庄,我总算有口福,因为那天由护林员黄守升陪我去五龙灌,居然在五龙灌采摘到了野生的鸡冠菇,回来后在政霞山庄美美地享用了一顿蘑菇烩豆腐。黄河豆腐对鲜菇,那种滋味至今难忘。

  

  

  

  

  

  金寨的豆腐久负盛名,除了张光照老师上文描述的天堂寨黄河的豆腐,金寨青山的豆腐更是声名远扬。小编也大胆猜测青山豆腐味美的原因,农家产的黄豆外加青山的山泉水,用传统制作工艺,做出不一样的,豆香味十足的豆腐。

  

  小编的老家在金寨油坊店,那里也有一家豆腐坊,生意非常红火。店主姓马,在家排行老二,人称马老二。以前的豆腐坊在老街,从小编记事时起就在,后来老街改造,豆腐坊搬到了新大桥边,前前后后应该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

  

  我们总是沉浸于桌上洁白鲜嫩的豆腐宴,各种各样的豆腐美味,却很少有人关注豆腐制作的过程。

  

  金寨人做豆腐是一种文化,更是一门艺术。逢年过节,或红白喜事,做豆腐已经成为一项约定俗成的必修课。然而,对于孩子来说,豆腐的制作过程是一件神奇的事,老外也认为豆腐是中国的国粹之一。

  

  今天,小编就带你去揭秘豆腐的制作全过程,分享一下农村传统制作豆腐的方法吧!

  

  磨浆,磨浆就是将清洗、浸泡过后的大豆流入磨浆机中,利用上下膜片的相对膜材将大豆研碎,同时通过离心运动将磨好的豆糊导出缸内。将豆糊倒入锅中,加大火候,火要大,但不要太猛,防止豆浆沸后溢出,把烧好的石膏碾成粉末,用清水调成石膏浆,冲入锅内豆浆中,用勺子轻轻搅均,豆浆即结成豆腐花。

  

  

  “豆腐之法,始于汉淮南王刘安。”这是《本草纲目》中的记载。金寨豆制品正是得于淮南王刘安的豆腐制作之法。

  

  

  

  手工包豆腐干,将豆腐花舀进放好布的碗中,用布包好,放在木板上,盖上木板,压尽水分,即成豆腐干。

  

  

  

  豆腐是高蛋白,低脂肪绿色食品。其原材料大豆中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含有多种人体必须的氨基酸,可以提高人体的免疫力,还可为人体生理活动提供营养。人体对其吸收率可达92-98%。

  

  传统手工豆腐的制作和买卖不受季节限制,因此一年四季的餐桌上,豆腐成为尤其是农村人必不可少的佳肴,特别是在蔬菜生产淡季,可以调剂菜肴品种,民间则有各种各样豆腐的吃法,最为普遍的是吃热豆腐和煎豆腐,热豆腐尽自己喜好切成块状,蘸上自制的油泼辣子或是辣椒酱,实在是人间难得的美味。煎豆腐用热油煎炸而成,外面油亮金黄,里面保留豆腐原有的味道,吃起来唇齿留香。

  

  在金寨农村,豆腐不仅仅是简单的家常菜,更是人与人之间情谊的交流,谁家有个红白喜事的时候,亲朋好友都会送来豆腐。

  (图文:张光照 何娟 江洪)

号(视觉金寨)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