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行加速布局财富管理业务 能否从中资行抢客?

?

您能从中国“爱”客户银行获取客户吗?解释花旗中国财富管理的战略布局

外资银行正在加快中国财富管理的管理。

最近,花旗中国推出了财富管理品牌“Citigold Private Client”(CPC)的升级版,针对一群资产超过800万元的高净值客户。

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花旗中国副总裁兼个人理财总裁达伦巴克利表示,花旗中国的客户越来越多地要求国际财富咨询服务,并希望通过远程数字化或面对面的方式处理业务。 “我们将继续投资我们的业务,我们预计花旗集团财富管理客户将在2019年实现两位数的增长。”

在2019年上半年,花旗中国的合格财富管理客户多年来增长了40%,2018年增长了26%。截至目前,花旗中国的个人银行业务客户总数约为100万。

与中资银行相比,外资银行在理财方面的优势主要在于其全球资产配置能力。对于中国市场的客户,主要通过QDII产品和一些私人定制的结构化产品。

“2017年QDII基金的整体平均回报率约为16%。 2018年有部分回撤,但不是很大。今年的Top10 QDII基金主要集中在全球科技基金,回报率最高,超过30%,排名第10位。还有超过20%。“花旗中国个人银行零售银行业务总监徐伟表示。

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的数据,花旗的QDII额度为34亿美元,是外资银行中最高的。

除花旗外,其他外资银行还有进一步规划中国财富管理业务的布局。例如,瑞银于2018年7月15日在中国通过其外资企业(WFOE)推出了第一只基金(FOF)。“瑞银中国A& Q多策略FOF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第1号”德意志银行中国区总裁朱熹最近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未来将加强财富管理业务。

花旗战略:升级和下沉

目前,花旗中国的零售业务物理网络位于全国12个经济最发达的城市。其中,财富管理业务根据东南和西北的位置分布在北京,大连,上海,杭州,深圳,广州,成都和重庆等8个核心城市。

“八大核心城市覆盖了近50%的中国高净值家庭。”徐伟表示,2018年,花旗中国将财富管理品牌Citigold的入门门槛从50万元提升至100万元。今年,花旗集团在中国的理财客户数量增加了30%。

花旗私人住宅的推出,是其800万元投资资产的入门门槛,已达到大多数中资银行私人银行的门槛。据记者了解,从全球范围来看,花旗银行的私人银行客户门槛是2000万美元的可投资资产,而平均客户的可投资资产远远高于2000万美元。

在中国银行利用技术吸引私人银行客户的背景下,为什么花旗中国会提高其标准?

“我们的目标客户是高净值人士,为他们提供个性化的定制产品和服务,定制服务的成本相对较高,”Darren Buckley解释道。

与此同时,花旗中国也有一个下沉战略。

“明年上半年,花旗将推出一个二级客户数字平台,一旦推出,将为现有客户群以外的更广泛客户群提供服务,”达伦巴克利说。此外,花旗中国还将与国内负责人合作。金融技术平台合作开展网上借贷业务。

中国银行声称是“爱”客户

外资银行理财业务一般以高端客户为主。

“外资银行的财富管理门槛与中国银行的私人银行门槛相似甚至更高。”一家国有银行的中层私人银行部门对《21世纪商业先驱报》发表评论说,外资银行面临的挑战是:一是网点和团队不够强大,本地化不够。因此,“客户规模(与中资银行相比)肯定要差得多,而战略是不寻求更多。”

在服务方面,外资银行强调其全球化、个性化的属性。

例如,花旗中国推出了“花旗私人享受之家”,其配套服务描述包括:量身定制的全面资产配置解决方案。客户可享受专属定制产品,自由选择产品结构、期限和基础资产。涵盖全球基准,专业交易员实时报价,一站式全球投资布局;经验丰富的投资专家团队0X1772高级客户经理,拥有10年以上经验,并获得花旗沃顿全球财富研究所认证,以及一支经验丰富的团队。来自各个领域的NCED顾问,以满足不同的投资需求;独家数字投资工具0X1772 Caizhi 360,是花旗独立开发的新数字工具,涵盖模拟头寸分析和风险回报分析、压力测试、评估组合利率敏感性预测未来现金流等

“这些都是在整个行业中完成的,它们主要是为了争夺客户体验。”上述中国银行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在过去十年左右,中国银行作为“学生”也学到了快速。 “产品和服务的提供距离迅速缩小,外资银行抢劫中资银行高净值客户的难度越来越大。

“中资银行有时甚至过度放纵他们的客户。”消息人士称,中资银行正在激烈争夺私人银行客户。在与优质客户的游戏中,为了留住客户,关于刚转发的问题,或者“更容易放弃原则”,外资银行的合规要求可能更高,这已成为一个无形的障碍外资银行争夺中资银行。

主编:赵子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