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丁氏家族涉黑犯罪集团曝光 称霸一方近30年

?

大连公安彻底镇压丁氏家族的犯罪集团)

,大连开发区人民法院公开判决包括丁某立在内的23名被告组织,领导和参与黑社会组织犯罪。

64270564336c45c5a215353f68d56300.jpeg

包括丁某立在内的二十三名被告犯下组织,领导,参与黑社会组织,挑衅,故意伤害,聚集斗争,聚集扰乱社会秩序,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诈骗,伪造发票,窝藏等罪行。非法持有枪支。

丁某立依法被判处25年监禁,被剥夺政治权利四年,没收所有个人财产。

丁木涛被判处二十四年监禁,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没收所有个人财产。

他被判处十七年监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和没收所有个人财产。

他们被丁某一等其他黑社会组织的成员判处十五年至三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黑社会组织及其成员通过非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积累的财产及其成果和利益,应当依法追回,没收。

这个在瓦房店,福州湾和大连市其他地方猖獗30多年的黑社会组织终于受到了严厉的法律制裁。在案件侦查的背后,它凝聚了大连公安人员的不懈斗争和对人民的正义和危害的不懈追求。

21ca5877540242a7b610f7fc4533f94f.jpeg

2018年2月,大连市公安局收到福州湾镇几个村民的联合实名报告。丁某立和丁牟涛是两代具有黑社会性质的“丁家”犯罪集团,占据了近30年的统治地位。

市政局立即对农村黑人犯罪案件进行了全面的绘图,并结合各渠道获得的线索,初步掌握了涉及丁慕烈,丁木涛领导的黑人团体“丁家”的犯罪事实。

为了为案件调查打下坚实的基础,市公安局的主要领导亲自监督和监督工作,并组织了一批经验丰富,能干的警务人员组成专案组。

经过四个月的调查和取证,他获得了大量关于“丁家”暴力事件的犯罪事实,涉及黑人犯罪集团,猖獗的乡镇,非法积累财富和反政治法。

使用坏名来帮助帮派

子成父亲产业主导党。

早在20世纪80年代末,犯罪嫌疑人丁某立就带领他的兄弟丁默力,丁莫空,丁某一强行占领了卤虫圈,并在大连福州湾镇的一个村庄实施了强有力的保护费。犯罪活动。

1989年2月26日,来自福州湾的村民李某的女儿去村里的野生沙滩接收野生卤虫卵,被丁某抓住,声称这个小女孩已经捕获了他们的卤虫和要求赔偿200元。

当时,他的父亲李娜身无分文,不得不向邻居借40元并恳求。女儿不仅伤心了她的父亲,还指责家庭增加了负担。她甚至讨厌“老丁家”的霸道理由,并立即因喝农药而自杀和自杀。

但是,“丁家”仍然拒绝要求剩余的160元。李某对某个家庭感到难过,但他不敢报案。第二天,他借钱埋葬了他的女儿。

1995年,丁穆利指出,渔民在自己的承包海域捕鱼网遭到破坏。他强行将30多名当地渔民带到他的酒店,先殴打他,然后勒索渔民,要他们支付2000至3000元罚款。许多当地渔民已被“哄骗”。任何去过海边的人都被勒索了。有一段时间,人们很担心,渔民也处于危险之中。

甚至渔民也避免在自己的圈子里躲藏十多天。每天,母亲都会送一些大蛋糕和冷水来填饱肚子,直到风吹过。

在“丁依依故意杀人案”中,丁某立组织“多案追案”,“多次打败张梦刚案”等暴力案件,“丁家”成为福州后的“社会老板”。由丁穆利领导的第一代兄弟湾开始计划“发展经济”和“创造产业”。

老一辈“发达经济”,大三学生继续使用他们父亲的坏名字,并聚集了董晓新等乡镇的社交闲人,丁默涛,丁木龙(死)等人逐渐成为第二代犯罪集团。 “接班人”。

2002年11月2日,丁木龙和丁木涛听说当地村民李某华正在收购海运货物,他认为这影响了他的“生意”。他聚集了董某新等人赶往福州湾的一个村庄码头。利用短刀,李某华用血刺伤了李的腹部,然后将它扔进了大海。他在岸上来回骑摩托车,迫使他降落。李一家中国公司在寒冷的海水中挣扎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在群众的帮助下爬到岸边。当它被送到医院时,它已经死了。经过鉴定,李默华受了重伤。

从那时起,丁氏家族的“黑第二代”已在福州湾“推出”并继续开展非法活动。

控制基层群众自治组织的权力

伤害当地政治生态

2009年,为了寻求政治地位,丁某涛将自己的住所搬到了妻子所在的福州湾一个村庄,并参加了村民自治委员会主任的选举。

在2010年福州湾一个村庄的村委会选举中,丁莫涛首先聚集了20多人,开车在村里炫耀“武力”,并公开承诺如果他成为村长,他会付钱每个家庭分红。专门组织很多人挨家挨户投票。

在他们的胁迫下,丁某涛被选为村委会主任,然后以村里“海上保护队”的名义,秘密招募打手,占领村集体所拥有的海滩。

从2011年到2013年,为了实现个人目标,丁某孔两次安排他的人员“返回盐场,每年可以分3万到5万元”作为煽动和组织福州湾村民的诱饵。 200多人前往福州湾镇政府请愿,袭击政府大楼,蹲在政府大楼内,阻止政府门前兴湾街的交通,严重扰乱社会秩序。

2013年5月,犯罪集团将丁某提升为福州湾村委会主任。从那以后,“丁氏家族”发展成为一个黑社会组织,控制着两个村庄的基层政权和“黑与白”。当地人曾经提到过“丁氏”。

此外,“丁家”还通过黑社会组织的犯罪活动控制当地社区的主要经济资源,任意积累财富,积累巨额资产,占用5000多亩集体潮滩,骗取国家安置补偿金。近3000万元,占领农村粮食。土地70多亩,总资产2.05亿元。

没有人敢在强大的压力下发言

警方很难收集证据

经过30多年的长期欺凌,村民敢于说出来,担心遭到报复。即使是公安机关确定的受害者也不敢面对。即使在警方多次说服之后,受害者已经完成了成绩单,但他仍然犹豫是否签署了签名。

在法医学的早期,人们不愿报案,不敢说实话,甚至避免困难局面。在那些日子里,专案组继续挨家挨户地告诉村民“扫除邪恶”和公共安全的现状。确定机关的“一场战斗”,法律,理性,感情,说服人民配合公安工作,将嫌疑人绳之以法,并向人民发布通知大面积。

在警察的不懈努力下,终于有一些村民来到警察局坐下来谈论这件事。尽管许多人仍然要求使用“假名”,但取证工作也取得了很大进展。

“丁家”经济体制复杂。为查明案情,调查人员在4个月内到大连、丁牟利山东东营投资项目进行了8次往返,并取得了相关书面材料和银行贷款档案。冻结相关账户,查询数十个商业银行账户,询问50多人,公司有一个活期账户。

公司管理人员不愿意配合的,支队办案人员克服了异地办案的各种困难,将公司成立以来的所有账户和发票转移到大连。返回的房间里满是两张双层床。

日夜调查警官面对这些帐目,一遍又一遍,一页的帐目,一个数字和一个号码的搪磨,从中粉碎,就像大海捞针一样,最后清点了涉及的帐目,并与调查员一起赶来做。银行zens查询公司账户的联系方式,对案件的审计评价和嫌疑人资产的认定起到决定性作用。

0×251e

2018年5月18日凌晨4点,在现场指挥的指挥下,大连市公安局雷声袭击并前往福州湾、长兴岛、瓦房店等多处。逮捕目标是预先确定的。一次疏忽,全部被捕,“丁家”黑人犯罪集团被摧毁。

在得知“丁家”被大连市公安机关捣毁后,当地群众纷纷向对方通报,有的人甚至放炮庆祝。

下一步,公安机关将密切关注农村地区的黑白势力,如掌握基层政权、盗用集体财产、猖獗乡镇、霸权等。他们将继续扩大和深化努力,进一步推进根除邪恶的深层次斗争。老百姓与大连和睦相处。

end_news.png

主编:郭平_B7442